Tracy

一只磕MarvelCP的猪猪🐷女孩

【锤基】

简介
•第一次表白
•雷神1后
•ooc严重❗️
•Thor自戏 第一人称❗️

【底迪他已经有638天没回家了】回闪电宫的路上我Thor,Asgard的王位继承人,Loki的长兄如此想着【Loki一定没有死,他那么顽皮,他个坏蛋一定是在骗我呢。只是从彩虹桥掉下去,有什么好担心的,Loki只是还不想回家罢了。只是..这周围少了些麻烦事,身边少了个墨绿的身影,不太习惯呢。虽说神的寿命长,可这思念的银丝却越拉越长,真令人难以忍受】我如此想着,不禁有些烦躁,一脚踹开了闪电宫的大门。
【Did you missed me?Brother.】啊,那熟悉而又戏虐的声音,那个我日思夜想的墨绿身影正坐在我的位置上,漫不经心地玩着小刀。
【Loki!】我冲上去,抓住了Loki的肩膀,猛力晃着。
Loki不满地哼哼了两声【You hurt me】
我不禁红了眼【I hurt you?Didn’t you realize how long you left! You hurt me in deep!】我近乎嘶吼着,不我不该这样,只是兄弟啊,何必如此激动。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了,Loki那有些瘦弱(与我比)身躯微微有些颤抖,从我的角度看,Loki那长长的睫毛似在颤抖。我一把抱住Loki,把他近乎死命地往怀里按
【I missed you】我的声音不察有些暗哑,连忙清了清嗓子。
Loki在我怀里挣扎了几下,见挣不开便安静不动了。
我心中微动,这拥抱Loki的感觉这么好的吗,从前拥抱Jane都没有这样过
【I love you,Loki.Please don’t leave me alone】
这话我不禁喃喃出口,此话一出,我和Loki都愣住。这...。
【Foolish brother,you finally realize that you love】Loki佯装恼怒的身音在我怀里闷闷地响起。我不住将他抱得更紧,再也不会放手了。

-End-

群里大冒险惩罚,我不知道我在写了什么..我有罪

这真是一个超超超极棒的群,小哥哥小姐姐都很暖,每天都致力于热群!我语海拉【超级想要小海拉的】
来玩嘛,缺盾冬,缺好多....来嘛,我爱你们么么❤️❣️

TLY-YUEBAI:

p1水聊群,想要聊天的加这个(这个是水群,想开戏的加戏群)
p2戏群,想要磨皮开戏的加这个
欢迎加入约顿海姆(水群),群聊号码:472088533
欢迎加入The Avengers(戏群),群聊号码:723987131
可以小白,可以开车,气氛轻松。
群里特色是拉郎。
开各个宇宙,开物拟,开性转。
―――――――许愿墙――――――――
   黄暴的玫瑰太太许愿一个吃豹玫瑰并且愿意和他开车的国王陛下
   海拉姐姐许愿一只可爱的幼体基和小海拉
   螳螂女许愿除了火箭外的银护全员
   小蜘蛛许愿一个兄弟情的奈德
   Mr.Stark许愿一对小辣椒和happy
   肥啾许愿一对正经的盾冬
   幼体奥丁许愿一个妈妈一样的弗丽嘉
   死侍女旺达许愿一个幼体小死侍
――――――――――――――――――
欢迎各位来撩。

青年锤VS幼年基
⚠️车⚠️
⚠️半路关灯⚠️
我写得不好,轻打轻骂,嘤

【盾冬】
•吧唧自戏
•重逢梗
•无脑小甜饼
•新手上路,想要被夸(///▽///)

Who am I?【盾冬】

•吧唧自戏(Bucky视角)
•重逢梗—失忆的吧唧
•一发完
•格式不对..都怪我..嘤
•新手码文,想要被夸(///▽///)

【我在这个废旧修车场里无聊地徘徊】

Damn it!那个约我出来的人在哪!

【说着狠狠地踹了一脚旁边的破烂老福特,福特车上顿时有了一个坑。我沉着脸,一屁股坐在了一堆轮胎上。有个人说要见我,说是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他。我看着那有些熟悉的字迹,隐约觉得似乎和自己丢失的记忆有关,于是冲破九头蛇基地的防护,就来到了这个约定地点,可那个人呢!脸旁的头发微动】

Who’s there!

【我警觉地握紧了手枪。一阵脚步声靠近,我举起手枪对准了声音来源】

Hey!Bucky!

【废墟背后走出来一个...金发碧眼大胸肌肉猛男?....我沉默不语,不过我似乎对他没有敌意(天知道只有多难得)哦对了,他叫我什么?Bucky?这是我的名字?】

En,now you can tell me “the important thing ”!

【我假装不屑的说,哦……那个胸肌男开始大笑,笑什么!哼!】

Bucky,don’t you remember me?

【他那么轻松的语气,我都快怀疑我认识他了。他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可生气了!我跳下轮胎堆,揪着他比我高的领子】

Explain it!I’m ordering you!

【我恶狠狠地盯着他的浅蓝色眼睛,浅蓝的笑意里倒映了一个我,我不禁愣了愣。他张开双臂,把我揉进了他结实的胸肌里,好闻的牛奶味肥皂味】

唔..你干什么!

【我佯装挣扎了一下,不过这熟悉的感觉竟让我暴躁的心安静下来,hmmm..姑且相信他是好意吧。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放松,双臂紧了紧,我不禁蹭了蹭他宽厚的胸膛。】

Bucky,I missed you.

-End-

Mine 1 【海洛】

✔️海洛—海拉Hela&洛基Loki(BG)
✔️不定期更新(我还是个孩子,嘻)
✔️文笔不稳定
✔️可能BE
✔️ooc归我,巨型脑洞

冥界的鬼火在闪动,积水中映照着无穷的黑。终究还是回来了,死亡女神Hela无奈地沉思着。死亡女神慵懒的坐在王座上,乌黑得有些油腻得长发随意地披着,一双墨绿的眼睛被遮掩在阴郁的脸色中,她漫不经心地玩着手中闪着寒光的小刀。

数月前,Hela挣脱海姆冥界那些狰狞的鬼魂的牵绊,离开她的宫殿埃琉德尼尔。她想他弟弟Loki了。她要去看看他。

1-驱逐
Loki,那个当年她被赶出宫殿时,最落魄的时候遇上的,那个被父王从约顿海姆带回蓝皮小孩,那个跟她无血亲关系的弟弟,就是Loki。在Hela被当成犯人般押送走,狼狈之时,她看到了Frigg站在阳光下,抱着裹在羊绒毛毯中的Loki。他身上缠了细细的深蓝花纹,眼角一抹深蓝勾勒出精致而又有神的眉眼,真好看啊。

Hela那个金毛傻弟弟Thor围着Loki团团转,蹦来蹦去想取得这个新弟弟的注意。可Loki专心致志地摆弄着 Frigg胸前的项链,连个眼神都懒得赐予Thor。Hela走过,一阵铁链声,Frigg看到了押送大女儿的场面, 于心不忍地转了过去,可蓝皮婴儿忽的探出了小脑袋,Loki盯着Hela看了会儿,眨巴眨巴眼睛,友好地挥了挥了肉肉软软的蓝色小手,咧嘴一笑,露出几颗乳白的小牙。
Hela心尖一颤,怔住了,体内那颗被污血淹没的心,似是被一束微弱的光照亮,这是我的弟弟。

被驱逐都是因为那场该死的约顿海姆征战,Hela这样认为。那次战役Hela杀狂了,归来时那一身杀戮的气息,还有那把在滴血的夜空之剑,终于使父王Odin意识到了她留下来的危害。战后回到金宫,等待她的不是凯旋宴,而是一副冰冷的枷锁。

Hela狼狈不堪地被迫跪倒在英灵殿中央,固执地仰着头:“为什么!父亲,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凭什么将功臣处以苦刑,你难道忘了你今天的荣耀是谁为你血拼出来的吗!”眼中弥漫着仇恨和不甘。
Odin坐在王位上,沉默半晌,疲惫地说:“去冥界吧,命你为死亡女神,去照料你送走的亡灵,为灵魂赎罪。”威严中,分明有一丝留恋和悲痛,悄然隐入眼角皱纹。
Hela默然中低下了头,崎角似的头发低垂下来,凌乱地披在斗篷上,罢了,离开这冷漠无情的金宫未尝不是好
事,终究会回来的。

离开之时,天空为这位女神的愤怒而阴沉, Asgard的臣民们默不作声,他们有些畏惧这位手染鲜血的女神,又有些崇敬她的能力。金碧辉煌的金宫都被镀上一层阴郁。
几日关押增添了Hela的阴郁气质,半遮的脸上阴云不定,浅浅的不屑铺在墨绿色的眼底。
这群不知好歹的神,我的王位终归是我的。我,会回来的,让你们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

广阔的虚无中是Hela离去的身影。


嘀嘀嘀!
群里飙车...🙈
【水】
Anthony Stark & Peter Parker 【616】

PS:顺便来一波群宣472088533,一个欢乐的Marvel语c群,欢迎加入

呼..画完了好看嘛..【羞涩】..第一次把我画的封面放出来,想要被夸...
Iron.Thor.Strange.Loki.Spider.Marvel

Tony:Kid,why are you staring at me?
Peter:Why you are such a charming guy?

Iron:kid,为什么盯着我看?
Spider:你为什么这样迷人?
/妮妮耳朵都红了/(///▽///)

如果无限战争中死去的是哥哥【五】

爆哭....强推.找虐的锤基粉可以看..@寰声 太太快发糖吧……泪都流干了

寰声:

要是哥哥有机会去保护弟弟,他一定会的。
在某个时空里,死去的是哥哥。这是一个关于小王子战后时空旅行找哥哥的故事。

前文:


【一】http://huansheng022.lofter.com/post/1e5c8fc5_ee9f7d41


【二】http://huansheng022.lofter.com/post/1e5c8fc5_eea427b9


【三】http://huansheng022.lofter.com/post/1e5c8fc5_eea8b292


【四】http://huansheng022.lofter.com/post/1e5c8fc5_eebe6c64



14.
「许愿树真的灵的吗?」
「灵。那里住了一个神,他听得到。」

loki再一次来到那棵名为「许愿树」的参天大树下,手里紧攥着一张小纸条。他废力地攀着粗糙的树皮爬到了树顶,在那里找到了专属于他的一个树洞,将纸条塞了进去。

「我想要一个头盔,有两个弯弯犄角那种。」

一个星期过后的一个清晨,loki醒来之后,发现桌上多了一个崭新的头盔,金光闪闪,有两根又长又弯的美丽犄角。
他开心地笑了。

那个树洞是他最大的快乐源泉。从小,loki就热衷于往里面塞小纸条。

「我想要一个超大的布丁。」
「我想要一本新的魔法书。」
「我想要一把匕首。」
「我想要一个绿宝石召唤戒指,超绿的那种。」
……

他想要的礼物都很快变现了。

「那个许愿树超神奇的,」loki就跑去跟thor说,「真的超灵的。」
这时,thor总会摸摸他的头开怀大笑。
loki又问,「哥,你有对它许过愿吗?」
「没有。」
「试试!你一定要试试!」
「好,好,好。我有空就去试试。」

即使在长大成人之后,loki依然时常去许愿树塞纸条。长大的loki爬树爬得更快了,他的愿望也成熟了很多。
「搏击课太可怕了,救救我。」
「要去别的星球进修了,希望平安归来。」
「明天又要出征了,希望能打赢。」
「希望明天打仗能不受伤。」
「希望我哥能不受伤。」
「希望我的伤快好。」
「希望我哥的伤快好。」
……

loki渐渐发现,许愿树并不总是灵。一百多次出征中,他们多多少少输了十几场,而他和哥哥也几乎在每一场仗中都会受伤。当然,那时候他也长大了,明白神并非无所不能的,许愿树之神也一样。

loki倒数第二次往许愿树塞纸条,是在毕业前夕。
「明天毕业答辩,希望一切顺利。」

loki的毕业答辩绝对惊动了整个阿斯加德。
他邀请了十二位高阶法师与自己对战,在此之前,魔法学院最高记录是八个,而thor在搏击学院的毕业答辩上也仅仅邀请了十个高阶武士。
loki无疑是个奇迹。
但他也为这场艳煞众人的表演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等到司仪宣布他挑战成功、荣誉毕业的时候,loki两眼一黑,沉沉地仰倒在地。他透支了所有体力,受了太重的内伤,五脏六腑破裂般疼痛。
loki大概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才醒过来,那真的是一段天昏地黑的日子,他每天都无数遍坐起来呕吐,吐完又沉沉地倒进床里,如同坠入万丈深渊。在混沌中他能迷迷糊糊地听到thor崩溃的哭声,「loki,」thor不断叫着他的名字,「loki,loki……」即使他在昏迷中感觉自己不断下坠,thor的声音却始终没有远离。

醒来之后,loki得知阿斯加德的王储还是thor。
不仅odin认为王储该是thor,民众们也依然没有丝毫「王储该换成loki了」的想法。万人拥护的是他的哥哥——即使他用尽全力证明了自己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法师,万人拥护的依然是他光芒万丈的哥哥。
loki的心沉了下去。他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地冰冷。

等到身体好点之后,loki强撑着爬上了许愿树的树顶,塞进去一张纸条。
那是他对许愿树许的最后一个愿望。

「我希望thor死。」

那也是他许过的最阴暗的愿望。

没想到,thor果然很快就变得不对劲。那天晚餐,一向很大胃口的他连一粒果子都没咽下去。
「thor,你病了吗?」frigga担心地问。
thor呆滞地抬起双眼看了看母亲,摇了摇头,一声不吭地离开了餐桌。
深夜,loki在皇宫的屋顶上找到了thor。thor孤零零地蜷成一小团坐在屋檐上,对着渺茫的夜空发呆。
loki走上前去,在他旁边坐下。「哥,你身体没事吧?」
thor转头看了他一眼,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开了。

loki永远无法忘记那双湛蓝的眼睛里的泪,以及thor支离破碎的眼神。那是他见过thor最脆弱的样子。
他看起来要死了。
有一刻,loki真的以为thor快死了。他开始感到害怕,前所未有地害怕。

loki发狂般跑到许愿树下,爬到他的专属树洞。
thor说过,「如果纸条消失了,你的愿望就会实现。」
那张纸条还在里面。
loki急忙把纸条拽了出来,用火烧掉了。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thor才恢复正常。

loki再也不敢去许愿树许愿了,他想,许愿树之神不会搭理他这样恶毒的人。
他后来又去许愿树看过几次。荒置了几个月后,他的专属树洞里住进了一对鸟,它们在里面筑巢安家了,那个树洞再也不属于他。

再后来,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发生了好多好多事。

loki再次回到阿斯加德的时候,被关进了地牢。他想念那棵许愿树,他有好多愿想许,他希望他不曾坠落彩虹桥,他希望他不曾遇到thanos,他希望thanos不要追来,他希望阿斯加德不要恨自己,他希望哥哥不要恨自己,他希望、他希望、他希望……好多好多愿望,loki想一股脑地倒进那个许愿树的树洞里。但那时候他已经失去了自由,沦为阿斯加德的罪人。
许愿树之神会听一个罪人的陈述吗?

再后来,loki伪装成奥丁坐上阿斯加德的王座。有一天,他进thor的房间找东西。
他无意中拉开了一个隐蔽的抽屉,猝不及防地,无数张泛黄的纸条从里面蹦了出来,洒落一地。

「我想要一个头盔,有两个弯弯犄角那种。」
「我想要一个超大的布丁。」
「搏击课太可怕了,救救我。」
「希望明天打仗能不受伤。」
……

loki才猛然醒悟,原来哥哥就是他的许愿树之神。

离圣诞节只剩不到一个星期了,loki正帮忙往tony家的圣诞树上挂星星。
“把许愿纸塞进这个盒子里就可以了吗?愿望会实现的吗?”tony的小女儿紧紧捏着一张小纸条,睁大了眼睛仰头望着tony。
“会的,会的。”tony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圣诞老人看到了纸条,就会把你的礼物带来。”
“谁是圣诞老人呀?”
tony故作沉思状。“……好问题,谁是圣诞老人呢?让爸爸想想……嗯……嗯……真糟糕!爸爸也不知道!”
loki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装傻的tony,摇头笑了笑,把最后一颗大星星挂到了树顶。


15.
“我读了你的信,”

sif在阿斯加德的时候绝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提起笔给loki写信。

给loki写信的人一直不多,主要是他在魔法学院的一些学弟学妹,问他学业上的问题。loki总是在写回信,sif经常见到他坐在训练场的阶梯座椅上,在自己腿上垫一块写字板,铺上精美的信纸,一边等thor一边歪着头认认真真地写回信。
sif有一次好奇地问thor,「很多人给他写信吗?」
thor说,「不多,就他几个学弟学妹。」
「我想也是。」sif说,「不过他看起来总是好忙的样子。」
「他会用心回很长。」

sif习惯给thor写信。她会在信中提及很多鸡毛蒜皮的日常琐事。
「外语课又挂了,不开心。」
「明天要考试了,虽然复完了但还是烦躁,心里没底。」
「我新种的太阳花被一只路过的牛吃了,气死了。」
……
thor是一个很可靠的朋友,如果sif告诉他她心情不好,他会很快就来到她家楼下。
「走,我带你出去喝酒。」
或者给她回个便条,「今晚八点我带你出去喝酒。待会儿见!」

只有一次,sif的信到了loki手里。那次也是意外。
当时,她用了五年的剑在一次登山中掉进了悬崖里,她很惋惜,纯粹想抱怨一下,习惯性地给thor写了封信。她托一个新上任的侍卫转交给大王子,那个侍卫大概没听清,又见总在写信的王子殿下是loki,就自以为是地把信给了loki。

两天后,sif收到了loki的回信,那时候她已经快把这件事忘了。
那可真是一封很精致的信,信面整洁,字迹清秀,还足足有三页长。
「亲爱的sif,」他写道,「感谢你的信任,我很高兴你愿意与我分享你的苦恼,这是我的荣幸。」
「我想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在十岁那年也曾丢失过一把匕首,……」

loki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千多字。

sif没耐心好好看下去,直接翻到了第三页的结尾。
「……希望我说的话多多少少能缓解你悲伤的情绪,如果你还需要任何帮助,请不要犹豫让我知道。祝好,L。」
「我的天,他可真能写。」sif疲惫地揉揉眼睛,把信扔到了一边。

再次见到loki在训练场旁忙着写信的时候,sif说道,「我算是明白loki为什么总是在写信了。他可真是个话痨,一件小小的事能啰嗦地引出一堆废话。他写一封的时间够你写二十封了……」
「不要这样说我弟弟。他很体贴。」thor听了很不高兴。「那些话也不是废话,他花了好多精力想的。」

sif不服气地嘟起嘴,重新把目光投向loki。他依然安安静静地坐在训练场的一角,歪着头给他为数不多的几个来信者认真回信。

后来,loki犯下重罪,被关入地牢,他就连那几个稳定的来信者也没有了。
每个牢房都有一个信箱。loki开始会在每天信使进来的时候不动声色地观察他,看看有没有信投给自己,但是信使总是匆匆从他的牢房前路过。
渐渐地,loki就失望地不再看了。

“谢谢你给我写了那么多信……我本来打算给你好好回一封,但太久没写,我的手很生疏了……”loki苦恼地笑着叹了口气,“……字写得歪歪扭扭,很不像样。所以我想还是当面跟你聊聊比较好。”

再过两天就是冬至,下午三点的天色就开始暗淡了。他们在一个咖啡馆里,此刻loki就坐在sif对面。
间隔十年后,她终于又见到他了。loki还是她记忆中那个模样,只是双眼陷得更深了一些,眼神中渗透出无法掩饰的疲惫。

透过那双疲惫的绿眼睛,sif仿佛能看到一颗伤痕累累的心。时隔多年,loki早就不会像小时候那般在难过的时候大吵大闹了。他的悲伤总是不动声色的,或许那颗心已经疼到麻木,疼到再也无力喊疼。

侍者把茶端上来的时候,loki皱着眉努力回想自己一般是加几勺糖,却怎么也想不起。最后,他无奈地摇头笑笑,学着sif加了两勺。

“原谅我离开了那么久,我很遗憾我错过了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现在说一句恭喜会不会太迟?——恭喜,我为你感到高兴。你现在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虽然你的丈夫是地球人——

“老实说,我没有婚恋经验,问我该怎么办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不过很显然,跟地球人相爱肯定不可能一帆风顺。你自己也在信里提到了,他的寿命远不及你,你孩子的寿命也会不及你。他们都会先你而去。

“你知道,我把我的一生过得很糟糕,我觉得我没办法给你什么建议。但是我很高兴你愿意和我分享你的困惑,这是我的荣幸,真的。——如果非要说点什么……答应我,无论如何,你一定得坦诚对待你自己。

“如果想见他,就不要强迫自己躲避他。如果爱他,就不要强迫自己忘了他。如果离不开他,就不要强迫自己远离他。

“这样至少你不会后悔。”

loki把sif从咖啡馆送到她家楼下的时候,她的心情好了很多,压了将近十年的心事终于有所缓解。
“没事的。先珍惜当下。将来的问题,我们到时候再一起看吧。”loki最后有力地抱了抱她,“如果你还需要任何帮助,请不要犹豫让我知道。”

有一瞬间,sif恍然想起了那个安安静静在训练场旁边写信的loki。他总是写得很投入,偶尔会停下笔侧着脑袋思考一小会儿。
sif不可抑制地怀念起那封她未读完的信。

“谢谢,”她想她当时应该多多少少给他回封信表示感谢。“谢谢,我感觉好很多了。”

——那样或许他的心可以多一点点宽慰。那一直是一颗多么柔软的心啊。

loki礼貌地笑笑。“不客气,我的荣幸。”

sif目送loki离开。他走得很匆忙,高挑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雪中。

如果总是能跟他聊聊就好了。她这么想着,叹了口气。

sif突然意识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看到loki就会觉得很温暖,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就如同当初看到thor那般。


16.
“你可不可以不走?”

strange觉得自己肯定不是唯一一个想说这句话的人。但他没有说出来,大家都没说出来。

“大家都很喜欢你,也很愿意一直陪着你,我们保证不会让你感到孤独。虽然地球人的寿命只有80年,但是……但是……嗯……”strange对着镜子一本正经地演练,却总是说着说着就无法抑制地卡了。
“……好吧我们确实没法一直陪着你。我没辙了,没辙了。”他无奈地一摊手,叹了口气。

走出洗手间,strange正好看到身着黑色燕尾服的loki优雅地在舞池中心踱动舞步,无比耀眼。他此刻正和natasha跳舞,这夜大家都慷慨地要把自己的舞伴借给他,banner也不例外。

loki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你又踩到我的脚了。”
“疼吗?”
“疼!下次不要穿这么尖跟的鞋,求你。”
“怪我咯?明明是你走错步。真令人印象深刻,堂堂阿斯加德亲王已经不会跳舞了。”natasha轻启红唇,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她也已步入中年,依然美丽火辣,但在笑的时候眼角会浮现几根细细的鱼尾纹。
“……你不能过分苛求一个十年没跳舞的男人。”loki辩解道。

loki说他过完新年就出发。

圣诞新年假永远是西方人最爱的假期,街上张灯结彩,到处都在播放欢快的节日音乐,新年集市永远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复联总部日复一日载歌载舞,灯红酒绿。loki的归来让一群英雄重新聚在一起,他们一聚在一起就有开不完的派对和聊不完的话。

“loki,你总是在问我们的事,却从不提起你自己。”steve对loki举了举杯,“说说吧,我们都很想知道和你有关的一切。”
“好吧,你们想听的话我想想。……我总共去了一千零五十二个时空,它们基本都——”
“很惨。”strange接道。
loki笑了笑,“对,基本都很惨。”

“我停留得最久的一次是留了三个月。那次我刚着陆不久,脚下就出现了一个传送门——”
“stephen!”tony拍腿道,“一定是他!”
strange扶额。

“没错,我也意识到是stephen,正巧当时我也找不到路,想着见见他也好,就任他把我拐走了。没想到——他可把我拐到的什么地方呀,阴暗,潮湿,不见天日,空气闷塞稀薄。我马上意识到自己位于地表下,而且很深很深。
“「你不是死了吗?」黑暗中突然传来stephen的声音,幽深又恐怖,吓死我了——我可是怕鬼的,一时还以为自己真死了。他继续说,「我看不到你,为什么我会看不到你?」
“我就让我的魔杖发出蓝光来。「现在看到了吗?」然后我也看到了他。我敢保证这个stephen至少有两个月没洗澡了,看起来很脏,脸上又是泥又是水又是血的。
“stephen摇头。「不,我是说我在时间线上看不到你。我看不到过去的你,看不到未来的你,我甚至看不到下一秒的你……你就像是空降的。——而且空间宝石不是已经在thanos手中了吗?」

“「没错我就是空降的,」我刚准备解释,突然头上受了一道重击——我被stephen打晕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谨慎。
“不过说真的我怎么可能被敲一下就晕呢,我当时只是太累了,想着干脆就趁机睡一觉吧,于是我就睡了五天五夜。”

strange尴尬地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我知道你的。”loki笑着摇摇头,继续说,“我睡了三个小时后,stephen有点慌,以为自己把我打死了。后来发现我只是在睡觉,他就让我睡了。
“我睡了一天一夜后,他坐不住了,开始叫我起来。我实在太累了起不来,就没理他。两天两夜后,他开始揪我的耳朵,我还是起不来。三天三夜后,他在我耳边敲锣打鼓。讲真我被吵得烦死了,但我依然起不来。四天四夜后,他让我自由落体。天啊,我也不知我是困到什么程度了,总之我还是没醒。第六天,stephen实在没办法了,在我旁边徘徊了很久,而后说了一句,「你哥来了。」”

loki说到这里,停了停,而后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我立即睁开双眼,猛地坐了起来。我的激烈反应把stephen都吓到了。——但是当然,他只是开个玩笑。

“……总而言之,我是醒了。stephen拿着我的魔杖不肯放手,我猜他感应到魔杖里流着的我的血了。这是黑魔法,以血祭法物会让它强大很多倍。我那把,你们都知道,当时是插进心脏里祭的,没有能比它更强大的了。「为什么……」他困惑地看着我,像看着一个白痴。「你是怎么……」
“「怎么,你也想弄一把?不可能的。」我说,「不是我轻视你——事实上我很敬佩你,但是你真的做不到。你们地球人会在心脏被刺穿那一刻就死了,这是没办法的事。」

“stephen依然很困惑,沉默了许久。但我想他逐渐相信我不是thanos那方的了,「我需要你,」他最后说。

“你知道,听stephen说这句话真的好奇怪,尤其是对我说。他不会轻易信任人。看在三年邻居的情分上,我答应了。那时他正东躲西藏地保护时间宝石——那也是最后一块还没有落进thanos手中的宝石。他既然开口了,我当然就不忍心丢下他孤零零一个人。于是我在那个时空待了三个月。”

loki停了下来,在场的人都陷入了沉思,一言不发。

tony率先打破沉默。“然后呢?”

“……后面没什么好说的了。太迟了,你知道,thanos已经有五颗宝石了,我跟stephen真的打得非常艰难,……我们最后还是输了。”说到这里,loki皱了皱眉,缓缓闭上双眼。“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也没勇气去揣测。我见他的最后一面是在泰坦星上,那时候我们俩都苟延残喘了。他最后用尽全力帮我念了启动空间宝石的咒语,「你走吧,不用管我了。」他说,「对不起,我耽误了你好多时间。」……”

“好了好了,我不想听了。”strange举起手。“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抱歉。”loki笑着对strange举了举杯,而后一饮而尽。“再次见到你真好,stephen。”
“我只想庆幸别的时空的我没把你坑死。”
“快别这么说。”

steve长叹了一口气,问道,“有没有一次你扭转了战局的?”

loki迅速思考了两秒。“要不还是聊点别的吧,大过年的。——我看stephen都要哭了,我可不想再弄哭你们其他人。”

我没有那么坚强。

strange恍然想起好久之前,在纽约圣所的时候,loki在得知thor的死讯之后哭了很久。

当时他真的哭得太厉害了,以至于自己和banner不得不忙于安慰他,甚至后来连tony都放下防备去安慰他。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哭了。”
“我没有那么坚强。”loki说。

他去跟乌木喉对垒的时候,脸上的泪痕还没干。那时候strange差点就要被乌木喉带走了,突然感到有一股更强大的力量把自己往回吸去。连乌木喉也抗拒不了它,和他一起被吸了过去。
loki用他红肿的双眼愤怒地瞪着乌木喉。“告诉我,我哥是不是真的死了。”
“当然了!他的脑壳被捏爆了,就像一颗核桃一样「咔」一声碎了,还能不死吗?你为什么要逃走?该死的本不是他……”
“你说太多了。”loki咬牙切齿道,泪又不止地从他眼眶中涌了出来。他甩开右手手掌,无数道锋利的冰刃霎时从掌心中射出来。

“我没有那么坚强。”
loki依然在哭。他跪倒在尼达维利尔的土地上,一件一件地剥除身上的衣服,直至露出雪白的胸膛。“哥哥你会保佑我的吧?”他说着念动咒语,将新安上空间宝石的魔杖不假思索地插进了自己的心脏,鲜血马上溅了一地。

“我没有那么坚强。”
那已经是战后了,loki依然在哭。他从宇宙不知哪个角落抱回了thor的身体,颤抖着手抚摸那颗破碎的头颅。“哥哥活过来吧,求求你了。”他伏在thor冰冷的胸膛上哭了几天几夜,直到声嘶力竭。

“我没有那么坚强。”
“我没有那么坚强。”
“我没有那么坚强。”
……

记忆中,loki总是在说这句话。

但他终究是坚强地活下来了,他拿到了史上最强的魔杖,他给哥哥复了仇,他找回哥哥的身体并且安葬了。

“我没有那么坚强。”

他终究选择了再次走入那场残酷的战争中,而且不是一次,两次,而是一千零五十二次。没人知道他是否曾在荒无一人的星球嚎啕大哭,没人知道他心脏上那道裂痕是否随着每一次听到哥哥的死讯都再裂开一分,没人知道他一次又一次与自己的战友生离死别是什么滋味。就这样,他的十年过去了。

“我没有那么坚强。”

loki又换了一套崭新的西装,一条更绿的围巾,将头发修得更短了。“我还在阿斯加德的时候就是这个模样,”他对着镜子心满意足地整理自己的发型。“哥哥应该很喜欢吧。”他再次将戒指盒揣入自己的西装内袋,往钱包里塞了几个新的避孕套,朝众人礼貌地笑笑。“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照。多保重。”

他要再次出发了。



--------------------


下一章就完结啦!